众博小说 > 玄幻小说 > 名门凤归 > 第一百一十章 唱戏

第一百一十章 唱戏

推荐阅读:名门凤归娇宠嫩妻:闪婚老公撩上瘾紫霄传人之三板斧恐怖修仙世界熊出没探险记我的老妈是土豪快穿:她就是金手指我夺舍了一颗蛋美女总裁的极品高手超级女神护花系统

    <!——go——>

    “既你来了,也省得旁人去请。”单疏临闭目,淡淡应道。

    他平静的态度,叫应之问觉得很不高兴:“嗬!你这是求人的态度?子启兄,你欠我多少句爹没唤?”

    单疏临索性躺下,不再理他。

    吕徽见两个人又开始口舌之争,忙扯着应之问走到床前:“先别争,看看他身上伤口,要不死了,你下回可没人说话。”

    应之问扬眉:“也是。那看在小徽徽的面子上,我就放过他,勉为其难地给他看一看罢!”

    说着,他欺身,瞧见单疏临完全没有挪动的模样,不由得叹气:“你这样躺着,我要怎么瞧?”

    这话出口,应之问忽然又觉得有些不对。怪怪的,哪里都怪怪的。

    单疏临却没有这种感觉。他坐起身,将里衣出去,露出精壮胸膛:“看罢。”

    不知不觉,应之问觉得自己有些肝颤。

    他心中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告诉自己不要瞎想,才镇定地去看单疏临身上的伤口:“这砍的人真想要你的命。”

    单疏临和吕徽的表情,似乎都在嘲讽他的废话。

    应之问闭嘴,默默将单疏临身上粗劣的药物擦去,换上他配置的精致的药物。

    只有他的药,才配得上美人

    应之问在心里又狠狠的打了自己一巴掌。

    想什么呢?美人,谁才是美人?自己身边这个,可是比自己还高,男人的不能再男人的男人!

    自己这样想,简直是亵渎了自己,亵渎了兄弟。

    “应之问。”吕徽凑头过去,笑眯眯地问道,“你在想什么?”

    瞧着她的笑脸,应之问面上一冷。

    他是不是表现太明显,这个女人发现了什么?

    应之问忽然后悔,自己不应该和吕徽提起那件事。不然,恐怕没有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而且吕徽的关系同子启兄不一般,她没准儿就会告诉子启,现在他也许还能知道自己的心思

    应之问想到此处,想到自己这些年的午夜梦回,忽然觉得很对不起单疏临。

    何止是对不起,简直是

    应之问替单疏临上药的速度加快了些。

    “好了。”应之问搁下手中瓷瓶,轻轻松了口气,将脸上的汗水擦去。

    倒不是这伤口很难处理,而是自己的心情实在纷乱,看来这几日的调节,没有造成任何进步。

    单疏临似乎什么也没感觉到。他卧下,拢好被子:“多谢。”

    说完,便闭目睡下,看上去着实疲惫。

    应之问瞧他这模样,也不好再留。

    他道:“那我就先走了。”

    他也不希望单疏临留他。他听闻单疏临受伤便自作主张赶来,现在伤口处理好,他留在这里总是有些不自在。

    大约看透了他的想法,吕徽笑道:“你去罢,剩下的药我会替他上。”

    闻言,应之问心中一阵失落。是了,这种小事,不需要他去做,自然有人能替他解决。

    应之问什么都没说,默默退了出去。

    “看来,他与你想象中该走的路,不一样。”单疏临皱眉,没来由有些烦闷。

    应之问盯着他某处发愣,他又怎么可能毫无感知?只是吕徽满不在乎的笑容,叫他心下不悦。

    “他总会明白。”吕徽将单疏临往里头挤了挤,自己也躺了下来,“等他遇见适合他的好姑娘的时候。”

    单疏临侧头看着她,冷哼道:“是么?你觉得那好姑娘的脸,能越过我不成?”

    单疏临的样貌给应之问留下的记忆太深,后者想要忘记,恐怕的确不是件容易事。

    吕徽懊恼:“那还能怪我不成?好歹我知道这件事,就不能任由它发酵下去。”

    “那你,也不能任由他发酵下去。”单疏临翻身,用没受伤的那只手撑在她颈侧,笑吟吟看着她,宛如看着自己的猎物,“对吧,辞音?”

    说着,他还故意往下压了压,叫吕徽清楚感觉到他的欲望。

    吕徽脸侧微红,转头看向窗外,提醒他道:“天还是亮的。”

    将头埋在吕徽颈窝,单疏临不依不饶:“你自己躺下,怎又能怪我?你知道,我一贯控制不住。”

    “你还受着伤。”吕徽点点他胸口,指着绷紧的纱布,提醒他道。

    单疏临不看:“受伤最忌讳郁结于心,我觉得我就快郁结于心了。”

    不等吕徽再次拒绝,单疏临又道:“这些日子你我都忙,总夜半回来,回来就睡下。辞音,我很想你。”

    吕徽无奈。她知道,在这件事上,单疏临总是听不进任何劝告。他想要做,那便是一定要做的。

    于是,吕徽道:“除非,你能唱一场戏。”

    单疏临睁大了眼,默默从吕徽身上退了下去。他翻身至一旁,低声道:“既不想,又何必用这句话激我。”

    谁不知道,唱戏亦或是戏子,都是单疏临不想提起的东西。

    吕徽知道,但她更明白,她要让单疏临接受他自己的过去,而不是一味逃避。

    翻身,她坐在单疏临腰间,指着他胸口:“你可还记得我前些时候说过的话?”

    单疏临当然记得。吕徽说,既天下人皆嘲笑他为戏子,那他便让众人谈戏子而色变。

    只是,这哪里就那么容易做到了?

    吕徽笑,在他耳边低声道:“答应我,唱着一场,我便叫你快乐。”

    声音很低,叫单疏临心上有些痒,他敛眉,忽笑道:“那你试试,我便试试。”

    他不知道他自己能不能做到,但是他愿一试,就当做是舍命陪君子了罢。

    然而,吕徽说让他快乐,那便是极致的快乐。

    单疏临释放在最深处之时,吕徽居高临下望着他:“我可有骗你?”

    或许是因为欢快,或许是因为前所未有的刺激,单疏临声音略哑,将吕徽从他身上揪下来,环在臂膀中:“你,真是”

    吕徽笑:“我从不食言。”

    单疏临也笑:“真是个妖精。”

    “只是,你从哪里学来?”

    单疏临眼中危险的神色,完完全全落在吕徽眼里。

    后者讪讪道:“有些东西,总是无师自通。”<!——over——>

本文网址:http://drtrevorcolm.com/xs/0/55/4028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hddgd.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