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博小说 > 玄幻小说 > 君临诺丁汉 > 第0024章 首次约会【求收藏求推荐】

第0024章 首次约会【求收藏求推荐】

推荐阅读:神级龙卫都市超级医圣法象仙途霸道老爸独宠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独霸商界田园美如画最佳咸鱼翻身系统大明元辅医妃逆天

    第二十四章首次约会

    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反诺茨郡运动以《诺丁汉邮报》记者灰溜溜的退场和发布会现场经久不息的掌声宣告失败,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魏勋为弗兰克赔付了10万欧元用以支付他的医疗费、误工费和精神损失费;诺茨郡官方刊登了魏勋找人起草的“道歉信”并发布了当天众博发布会的现场视频。风向慢慢地变了,原先对诺茨郡和魏勋口诛笔伐的各大媒体,也纷纷调转枪口,齐齐向对他们散布虚假消息的两位主教练开火,斯科特以及女王公园巡游者队主帅格里·弗朗西斯就这么站在了风口浪尖上,接受英国乃至全世界球迷的大举讨伐。没办法,魏勋给他们扣上的这顶帽子实在是太大了,臣妾实在是做不到啊……

    原本被媒体和英国网友冠以“恶魔”、“暴徒”、“流氓”、“恶棍”之类丑恶标签的魏勋已经迅速地被英格兰媒体包装成了“最好的主席”、“伟大的父亲”、“正义且不屈的斗士”、“支持英格兰足球发展的先驱”、“最尖锐的改革派”,赞美之词从不吝啬,溢于言表,似乎前些日子号召球迷们向魏勋扔臭鸡蛋的不是他们一样。魏勋对于这种情况也是见怪不怪了,后世的众博小编比他们还没有节操,反正说好说坏都是他们,随他们去吧。

    就连一直置身事外的英足总,在收到了魏勋250万英镑的赞助费之后,也顺水推舟,宣布取消了弗兰克执法英超英甲比赛的资格,禁赛2年。另外还紧急制定了新一期的裁判操作手册,误判错判漏判都会对裁判员的薪资等级构成影响。为了保障新赛季联赛的顺利进行,新赛季的裁判薪资体系将试行由诺茨郡主席魏勋先生提供的金字塔式升降级系统,除非出现重大失误,否则不会对该裁判除以直接降低薪资等级的处罚。到2002-03赛季,该体系将正式实行,有错必罚有误必究成为了高悬在裁判员头顶的一道大锁。然而这还没完,据说足总已经开始筹划某些其他的措施来辅助这一体系的建立,英足总的裁判们开始怨声载道,可以预见,诺茨郡在新赛季的“客场哨”将会让球队非常头疼。

    蓝色的特伦特河水倒映着山村、绿树以及两个人的身影,随着夕阳的落下,被拉的很长很长。两三只略过湖面的水鸟和探出头来吃食的小鱼儿,为这安静的环境增添了些许有趣的声响。魏勋和黄莺莺时不时地往水里丢下一些鱼食,在水面上泛起了一阵又一阵的涟漪。

    说来魏勋也是惭愧,人家妹子来了几天了,千里迢迢远渡重洋过来等候安排,却还要让人家姑娘主动地约你出来走走,怎么穿越了一下,连主动一点都不会了呢?太窝囊了……

    “我起初以为你长得挺难看的,魏叔叔说你都25了,还没有恋爱过……”,黄莺莺说完这句话之后,似乎有点不好意思,头往下低的都快埋进胸口了。

    “额,好吧……那现在呢?”魏勋拌了一个鬼脸,冲着黄莺莺尴尬地笑着。

    “嗯,现在看起来好多了,就是有点傻呼呼的……”

    魏勋无奈的抿了抿嘴,眉毛不经意间上挑了两下,额头上的皮肤随着眼部的动作也泛起了一道道纹路。

    “你是紧张吗?为什么你的眉毛会动……”,女孩子总是那么地敏感,黄莺莺清楚地捕捉到了魏勋脸庞上的异动,哪怕只是看着水面上的倒影。

    “嗯……我确实挺紧张,我一见美女就紧张,你比我想象中的好看多了,我没想到你这么好看,很美很美的那种……”魏勋实在是词穷了,见着黄莺莺就像是遇到了克星,说话没打磕巴已经是谢天谢地了。

    黄莺莺听到魏勋的这句话,脸上也开始有些发烫,“咱们的男孩子来了外国之后都会变得这么直接吗,为什么不可以含蓄一些呢……”

    “黄老师……”

    “嗯?为什么要叫我老师……”

    “你不是在小学担任美术老师吗?等众博诺茨郡小学招生了,你就要忙碌起来啦~”

    “好吧~”黄莺莺似乎不太喜欢“黄老师”这个称呼,脸上闪过了一丝失落,但很可惜,钢铁直男魏勋并没有察觉到。

    “黄老师,众博沿着河堤往南走走吧,过了河就到了望江楼了,那是一家非常棒的中餐厅,我请你吃饭,就当是为你接风了。”

    魏勋站起身来,很礼貌地伸出手,将坐在河堤上的黄莺莺也给拉了起来,“好软的手啊……”

    两个人就这么一前一后地走特伦特河岸的小路上,一路往南,也许是刚才触碰到了小姑娘的手,让气氛变得有些尴尬,前世作为一名优秀程序员的魏勋从来没有谈过恋爱,这个时候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原先的魏勋那卓越的把妹技术似乎随着自己的穿越全然消散了,没留下一丁点有用的东西。魏勋只能轻轻地咳嗽两下,“咳咳咳……”,试图缓解一下这份尴尬。

    “怎么了,你是感冒了嘛,是不是我让你来河边陪我喂小鱼,你吹风着凉了……”,黄莺莺一脸紧张地看着魏勋,这样的表情让魏勋非常受用,“对不起,要不众博不去吃饭了,咱们赶紧回基地去找乔治亚帮你看看吧,喝点板蓝根预防一下吧,我从国内来的时候带了好多的。”

    黄莺莺水汪汪的大眼睛让魏勋欢喜地一愣一愣的,大底一见钟情就是说的自己现在的状态了,心里头开始不断地念叨着自己老爸的好,“老爹,像黄叔叔这样的好朋友要是再多几个就好了,把他们的女儿都给我介绍过来,那以后你儿子我还不是生活美滋滋……”

    “我没事我没事,黄老师,你别太担心啦,望江楼就在前边了,你看,就是那个有两座牌坊的地方,我可能是饿了,饿的咳嗽了,吃点东西就好了……”,这谎撒的,魏勋自己都不信,但是黄莺莺偏偏就信了,是太单纯呢,还是单纯呢?

    顺着魏勋的手指,黄莺莺果然看到了一栋看起来像缩小版宫殿的建筑物,还有两座古色古香的老牌坊,几只大红色的灯笼高高地悬挂在楼檐上,随风轻轻地舞动着,煞是好看。

    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黄莺莺在看望江楼,而魏勋在凝视着黄莺莺。这是魏勋第二次如此近距离地偷看她,每一次看到黄莺莺那张纯洁高雅的脸庞,再有那纯净到一尘不染的眼睛,魏勋总有一种老子恋爱了的感觉。微风拂面,几缕发丝在黄莺莺的脸庞上浮动着,魏勋感觉自己都快要醉了,“老爹啊,你为什么要这么折磨我!”。

    两个人就这么走到了望江楼之下,江南园林式的绿化让这里显得格外的凉爽,两只大石狮子呆呆地矗立在风中,静静地看着这对年轻且羞涩的男女。

    两人前后脚走进了望江楼,为了追求那种美好的恋爱的感觉,魏勋没有选择去包厢,而是选择了在大厅里一个靠窗的位置上就坐。试营业阶段,望江楼推出了很多的套餐、优惠卡以及竞猜活动,生意一直很不错,从上次送阿尔维斯的时候,魏勋就看出来了,如果自己不是这里的老板的话,在这样的黄金时段想要订到靠窗的位置,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望江楼经营着鲁、川、苏、粤、闽、浙、湘、徽八大菜系,基本上多来几次望江楼就能把中国大部分的名菜都品尝一遍,这也成为了望江楼的一大卖点。黄莺莺吃饭的口味很清淡,和魏勋简直一毛一样。虽然魏勋只是一个诺丁汉大学校队的球员,但好歹也是球员不是,自律让你更自由,因此魏勋吃饭就2个要求:少油、少盐。

    趁着黄莺莺去洗手间的功夫,魏勋溜到了望江楼自己的办公室里给老爸拨了一个电话,“喂,老爸,我问您一个问题啊,你和黄老师的父母关系铁吗?”

    “铁啊!什么黄老师,谁是你老师!叫莺莺!”

    “是是是是!老爹啊,我能问问有多铁啊?是指腹为婚的那种吗?”

    “你想啥呢,你黄阿姨当年可是我的梦中情人呢,要不是因为你妈,黄阿姨说不准就是你老子我的老婆了……”

    “得,有您这句话,我就算明白了,这事儿还得靠我自己了,您我是指望不上了……”

    “小子,好好加油,你老爸没实现的梦想就靠你来完成了!老爸看好你……”

    “行了行了,老爹,我正约人黄老师吃饭呢,下会再找您单独沟通一下泡妞的战略战术”。魏勋挂断了电话,急匆匆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万幸,黄莺莺也刚刚向着他俩的位置走来,看样子是去补妆去了。

    ……

    “大主席,这家中餐馆的客流量为什么这么大,感觉比国内的餐馆人流量都多?现在外国人都这么喜欢吃中国菜了?”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魏勋称呼她为黄老师,黄莺莺就叫魏勋大主席。

    “黄老师,问我你可算是问对人了,因为望江楼只做纯正的中国美食,宣扬正宗的中国文化,原汁原味过来的,不添加一点外国的元素,你没看菜单上所有的菜名都是中文配上小号的英文标注嘛,这就是中国软实力的输出,再过1分钟,就有古筝表演了,非常精彩,咱们可千万不能错过。下次来的话,还有其他的中国古典文化表演,保证不重样的……”

    “碧草青青花盛开,彩蝶双双久徘徊,千古传颂生生爱,山伯永恋祝英台,同窗共读整三载,促膝并肩两无猜,十八相送情切切,谁知一别在楼台,楼台一别恨如海,泪染双翅身化彩蝶,翩翩花丛来,历尽磨难真情在,天长地久不分开……”一首《梁祝》,随着悠扬的筝声在望江楼大厅内缓缓飘荡,一些在望江楼就餐的情侣似乎充分地感受到了这首曲子传递出来的情绪,还没有吃完就结账走人奔赴下一个战场了,这大概也是望江楼翻台率高的一个额外因素吧。

    ……

    一个半小时以后,魏勋和黄莺莺也踏上了归途。魏勋点的菜实在是太多了,黄莺莺坚持要将剩下的饭菜打包带回去,明天中午让魏勋和她到诺茨郡餐厅热一热就能吃了,魏勋恭敬不如从命,这么说还有第二次约会,美滋滋。夏天的昼夜温差还是比较大的,刚才魏勋还是假装咳嗽缓解尴尬,可现在的黄莺莺却是真的在打喷嚏了。

    魏勋二话不说就把自己的运动外套脱下来披在了黄莺莺的身上,不经意间露出了自己穿在里面的白色背心:结实的肌肉、清晰的线条,都在刺激着黄莺莺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

    再走几百米就到基地了,魏勋也是按捺不住自己骚动的心了,“妈个鸡,凡是都得靠自己,管他三七二十一,先干了再说!”俗话说酒壮怂人胆,魏勋可是在结账的时候偷偷跑去吧台下面喝了两口二锅头,现在被风一吹,已经微微有些上头。

    魏勋的右手开始不经意地触碰着黄莺莺的左手,但黄莺莺每次察觉到就会很不好意思地躲闪开来,“为什么老子从前要是一个初哥啊?真是太要命了,全天下人我都不怕,却偏偏拿你一个女人没有任何办法……”

    走了大概有300多米,河面上飘来的风将黄莺莺的头发吹拂到了她的眼睛上,魏勋瞅准机会,很温柔地将黄莺莺的秀发摆弄到了她的耳后,然后霸道地抓起了黄莺莺的小手,黄莺莺几次想要挣脱,却怎么也挣脱不开,只能任由着魏勋把自己的小手紧紧地抓在他的大手里,魏勋身上由于紧张出了点汗,那散发出来的丝丝汗味,在黄莺莺的眼里此刻全部变成了让自己血脉喷张的男性荷尔蒙。

    两个人就这么慢慢地走着,也不说话,只是这么静静地走着,一直走到了基地的大门口,小格兰特结束了训练正要和老格兰特一起回家,却发现了自己亲爱的老板和一个美丽的东方女子走在了一起,还牵着手???

    “乔治,你看主席先生的鼻子是不是流鼻血了,天也热起来了,容易上火,回头煮点绿豆汤给他带过来,你赶紧上去帮主席先生擦擦……”说完老格兰特就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了一包面纸递给了自己的儿子。

    “dad,现在我可不能去,咱们还是赶紧回去给老板煮绿豆汤吧,您快和兰道尔叔叔换班吧……”

    在乔治·格兰特的帮助之下,魏勋和黄莺莺就这么安静地走进了诺茨郡基地,一直走到黄莺莺的临时住处,这份宁静才终于被打破。

    “大主席,都抓了人家的手一路了,该松开了吧……”在基地的灯光下,黄莺莺的脸红红的,让魏勋忍不住想要亲她一口,但是魏勋怂啊,两口二锅头的劲道现在早就挥霍没了……

    “克制!要克制!第一印象要好!”魏勋下意识地松开了手,两个人互相说了声晚安,转身离开。可没等黄莺莺走到楼梯口,魏勋突然转身问道,“黄老师,这算咱们俩的第一次约会吗?”

    “当然不算啦,这次是我约的你啊!”说完这句话,黄莺莺径直跑上楼去,关上房门就再也没了声响。

    世界终于又恢复了原本的样子,空气里似乎都是黄莺莺的味道。魏勋在这里原地转了几圈,拼命地嗅探着空气中黄莺莺的味道,然后心满意足地调转方向往基地外面走去,现在诺茨郡基地的人越来越多了,自己原先的住处也被腾出来了给了助理教练住,只有等到单身球员宿舍和江岸边的的住宅区都建设完成了,魏勋才能搬回来咯。

    基地的守门人换成了值夜班的兰道尔,也是一名球队的死忠球迷。老格兰特年纪大了,不能长期值夜班,因此魏勋就招募了几个守门人轮流值班。和兰道尔打了一声招呼,魏勋就准备回诺丁汉大学的公寓睡觉去了,却没想到老格兰特和乔治此时还在大门口等着自己。乔治走上来给魏勋递了一包纸巾,指了指魏勋的鼻子,“老板,你先把你的鼻血擦擦吧,另外,根据我和我老爸的经验,要想成功追到女孩子的话,你还是得再主动一些……,最后祝你好运,老板……”

    ……

本文网址:http://drtrevorcolm.com/xs/0/6/146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hddgd.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