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博小说 > 玄幻小说 > 君临诺丁汉 > 第0080章 二舅哥,你好?

第0080章 二舅哥,你好?

推荐阅读:神级龙卫都市超级医圣法象仙途霸道老爸独宠妻福晋有喜:爷,求不约独霸商界田园美如画最佳咸鱼翻身系统大明元辅医妃逆天

    <ABL ali=ri><R><></></R></ABL>第十章伦敦来客

    魏勋和赵泰对于第十四轮联赛开出重奖的事情,经由主教练瓜迪奥拉之口,传到了全体诺茨郡队员的耳中。

    胡布内尔、萨沙等老将倒是见怪不怪了,而里贝里为首的年轻球员们,则是一个个地嗷嗷叫,哭着喊着要求加练。

    要不是魏勋和瓜迪奥拉再三叮嘱着他们要科学合理地训练,埃里克·泰恩哈格和老默特萨克在边上看着他们的话,估计造成疲劳性伤病绝对是会有那么一两个的。

    年轻球员什么都好,就是太拼命,有的时候也叫人不放心。

    自从去诺丁汉大学皇家医学院体检过之后,黄莺莺又恢复到了之前对魏勋爱答不理的状态,就连自己的好员工、好同学艾琳娜都不待见魏勋了。

    “女人心海底针,天知道这一天天的,这都是怎么了……”

    对于异性,尤其是和自已差不多的异性,魏勋真的是有些无奈,束手无策的魏勋只能蹲在办公室里发呆。

    “叮铃铃……”

    “叮铃铃……”

    魏勋办公室的座机又响了,他很不情愿地从行军床上翻滚下来,拿起听筒接听了电话,竟然是老格兰特的打来的。

    “魏,门口来了一个男人,说是找你的,姓张,从伦敦来的……”

    “就他一个人?”

    “对,就他一个人,还有一些行李,出租车送过来的。”

    “自己在伦敦就没有认识的人啊,姓张,会是谁呢?”,除了侯子凡的家人,在魏勋的记忆中,并没有几个姓张的人存在。

    “那好吧,老格,麻烦你把他带过来吧,行李的话如果方便的话,也麻烦你一起带过来,谢谢……”

    挂断电话五分钟以后,老格兰特带着那个张姓男人和他的行李来了。

    放下行李,老格和魏勋打了一个招呼,就赶紧回收发室去了,大门口不能没有人坐镇,这年头,不安全。

    最近总有人到诺茨郡基地的工地上偷东西,由于没有趁手的交通工具,把老格兰特和兰道尔累的够呛,诺丁汉警察局的警官也是来坐一会儿就走了,到现在还没有个准信,还把诺茨郡收发室的监控录像给弄走了。

    求人不如求己,魏勋真想组织一直保安队伍,也省得兰道尔和老格兰特两个上了年纪的人在那里顶着。

    来人年纪不大,看上去三十多岁,眼神锐利,手上没有老茧,身上透着那么一股子儒雅的气质,还有一些不太明显的中草药味。

    要不是魏勋在望江楼经常吃药膳,加上跟赵泰一块儿回来的两个中医药博士带的存货,他肯定是闻不出来的。

    “魏先生,您好,听说您这边有招收队医的计划,我就从伦敦赶过来了,也没有提前预约,真是不好意思……”

    “不要紧,你能来诺茨郡面试,众博就很高兴了,欢迎你。”

    来人随后将自己的一些证件递给了魏勋,在魏勋的示意之下,他坐到了魏勋对面的座位上。

    “ay·a,剑桥大学医学博士?”

    魏勋心里有点吃惊,诺茨郡的名头都传到伦敦去了?剑桥大学的博士都愿意来?难不成这人是乔治亚的什么同学?

    “您好,张先生,我想请问一下您是乔治亚的同学吗?”

    “不,先生,我并不认识您说的这个乔治亚……”

    魏勋有些尴尬,但他感觉这个ay·a貌似和侯子凡的儿子长得有点像。

    “没关系,没关系,乔治亚是众博俱乐部的首席队医,到时候你们就是同事了,会认识的,我相信你们会相处地很好的……”

    “按照您的学历,来众博这里是一点问题都没有,在欢迎你入职之前,能够简单介绍一下你的研究方向和专长吗?”

    “没问题,魏先生,我在剑桥的研究重点是中草药在骨质愈合方面的应用,目前已经取得了一些研究成果,我个人比较擅长跌打损伤和骨折的治疗。当然了,我毕竟是一个西医博士,因此对于西方医学的诊疗手段,本人也是齐备的……”

    “能问一下,张济森老爷子是您的什么人?”

    听到这句话,原本正襟危坐的ay·a向着对面的魏勋微微颔首:

    “正是家父,也是他老人家让我来这里的,忘了自我介绍了,鄙人张青松。”

    魏勋忽然一下子明白过来了,都说外甥像舅舅,这话果然没错。

    说一千道一万,张老爷子自己没来诺茨郡坐镇,却把自己的儿子给送过来了。

    正愁没有专业的中医骨科常驻诺茨郡呢,张青松就送上门来了!

    “二舅哥,我的好兄弟侯子凡是你妹夫,你的外甥侯小果是我的干儿子,来了我这里就像到了自己家一样,千万别客气。”

    “谢谢,谢谢……”

    亲戚这么一认,谈话的气氛瞬间轻松了许多。

    常言道,“朋友近了蜜,亲戚远了香”,魏勋和张青松又不是求着对方办事,两个人距离近了,往下说话聊天也就轻松了许多。

    “二舅哥,张老爷子之前去伦敦就是看你去了吧?”魏勋笑嘻嘻地问道。

    “哎,一言难尽呐,自从我学了西医,老父亲就一直不待见我,大哥走得早,全指着我接他的班呢,高中毕业那年,我却偷偷跑去学了西医。从那以后,众博父子俩的关系就恶化了,要不是这次你邀请他过来,我估计我儿子的生日聚会,他也不会过来的。”

    “哎呀,那都是以前的事儿啦,二舅哥,老爷子这不是来了吗?都是嫡亲的血脉,打断骨头还连着筋呢。”

    “也是,其实老爷子他要是再不来伦敦,我也准备回国了,这里开销太大,在社区开诊所收入实在是太少了,勉强维持……”

    “这么难吗?话说二舅哥,你堂堂的剑桥大学的博士怎么去开社区诊所了?”

    魏旭其实有些不解,就冲着张青松的这个学历,稍微花点心思都能找一个比开诊所收入高不少的工作吧?

    “没那么容易,中医在这边并没有什么市场,在社区里,治点头疼脑热的还行,真要有什么其他的病,人还是往西医去。得亏我有个剑桥的学历挂在那里,在诊所里算是独一档,不然就更难了……”

    “那二舅哥你这次是怎么让老爷子不生你气的?”

    “生什么气哎,老头子看到我开的是个中医诊所的时候,估计气就消了,学了十几年西医,最后还是走了他的老路,接了他的班,老了老了也是个孩子了,这场游戏他都赢了你了,还有什么好生气的,再加上孙子一口一个爷爷的叫着,还有什么气是不能消解的……”

    “二舅哥,咱们这里中医、西医都有,你想去哪个心中都行,两个都兼着也没问题!”

    “太棒了,这年头,做什么都得有创新,中医西医都是,不创新就是死路一条,可老爷子就是不明白这个道理,怎么讲都说不通,哎……”

    魏勋算是明白了,合着张青松和张老爷子就是一个沟通的问题。

    张青松只是为了中西结合,搞搞创新,而张老爷子则是觉得儿子翅膀硬了,这是要离经叛道,不准备接自己的班了,因而勃然大怒。

    两个人都没有合理地阐述自己的需求,最终导致了隔阂的产生。

    并不是每一次的结局都能这么幸运,即便老爷子和张青松最终解除了误会,也平白浪费了十多年的时间。

    花无重开日,人无再少年,珍惜现在的一切吧。

本文网址:http://drtrevorcolm.com/xs/0/6/152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ahddgd.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